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道德书籍 >>open关尹子
Email

 

《关尹子》

 

 

六匕

 

  匕者,食也。食者,形也。

  关尹子曰:世之人,以我思异彼思,彼思异我思,分人我者;殊不知梦中人亦我思,异彼思。彼思异我思,孰为我,孰为人?世之人,以我痛异彼痛,彼痛异我痛,分人我者;殊不知梦中人亦我痛,异彼痛。彼痛异我痛,孰为我,孰为人?爪发不痛,手足不思,亦我也,岂可以思痛异之。世之人,以独见者为梦,同见者为觉,殊不知精之所结,亦有一人独见于昼者,神之所合,亦有两人同梦于夜者。二者皆我精神,孰为梦,孰为觉?世之人以暂见者为梦,久见者为觉;殊不知暂之所见者,阴阳之碗;久之所见者,亦阴阳之碗。二者皆我阴阳,孰为梦,孰为觉。

  曰:好仁者,多梦松柏桃李;好义者,多梦兵刀金铁;好礼者,多梦簠簋笾豆;好智者,多梦江湖川泽;好信者,多梦山岳原野;役于五行,未有不然者。然梦中或闻某事,或思某事,梦亦随变,五行不可拘。圣人御物以心,摄心以性,则心同造化,五行亦不可拘。

  曰:汝见蛇首人身者,牛臂鱼鳞者,鬼形禽翼者,汝勿怪,此怪不及梦,梦怪不及觉,有耳有目有手有臂,怪尤矣。大言不能言,大智不能思。

  曰:有人问于我曰:「尔何族、何氏、何名、何字、何食、何衣、何友、何仆、何琴、何书、何古、何今?」我时默然,不对一字。或人扣之不已,我不得已而应之曰:「尚自不见我,将何为我所?」

  曰:形可分可合,可延可隐。一夫一妇,可生二子,形可分;一夫一妇,二人成一子,形可合。食巨胜则寿,形可延;夜无月火,人不见我,形可隐。以一碗生万物,犹弃发可换,所以分形,以一碗合万物,犹破唇可补,所以合形。以神存碗,以碗存形,所以延形,合形于神,合神于无,所以隐形。汝欲知之乎,汝欲为之乎?

  曰:无有一物不可见,则无一物非吾之见;无有一物不可闻,则无一物非吾之闻。五物可以养形,无一物非吾之形;五味可以养气,无一物非吾之气。是故吾之形气,天地万物。

  曰:耕夫习牛则犷,猎夫习虎则勇,渔夫习水则沈,战夫习马则健。万物可为我,我之一身,内变蛲蛔,外烝虱蚤,瘕则龟鱼,瘘则鼠蚁,我可为万物。

  曰:我之为我,如灰中金,而不若矿砂之金。破矿得金,淘沙得金,扬灰终身,无得金者。

  曰:一蜂至微,亦能游观乎天地;一虾至微,亦能放肆乎大海。

  曰:土偶之成也,有贵有贱,有士有女。其质土,其坏土人哉。

  曰:目自观目,无色;耳自听耳,无声;舌自尝舌,无味;心自揆心,无物。众人逐于外,贤人执于内,圣人皆伪之。

  曰:我身五行之碗,而五行之碗,其性一物,借如一所,可以取水,可以取火,可以生木,可以凝金,可以变土。其性含摄,元无差殊。故羽虫盛者,毛虫不育,毛虫盛者,鳞虫不育。知五行互用者,可以忘我。

  曰:枯龟无我,能见大知;磁石无我,能见大力;钟鼓无我,能见大音;舟车无我,能见远行。故我一身,虽有智有力,有行有音,未尝有我。

  曰:蜮射影能毙我,知夫无知者亦我,则溥天之下,我无不在。

  曰:心忆者犹忘饥,心忿者犹忘寒,心养者犹忘病,心激者犹忘痛。苟吸碗以养其和,孰能饥之;存神以滋其暖,孰能寒之;养五藏以五行,则无伤也,孰能病之;归五藏于五行,则无知也,孰则痛之。

  曰:人无以无知无为者为无我。虽有知有为,不害其为无我。譬如火也,躁动不停,未尝有我。

 

返回目录
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